歡迎光臨 TXT小說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xstt5.com
當前位置:TXT小說天堂 > 全部作家 > 華語作家 > 汪曾祺作品及代表作推薦

汪曾祺作品全集

汪曾祺.jpg 汪曾祺(1920.3.5~1997.5.16),江蘇高郵人,中國當代作家、散文家、戲劇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早年畢業于西南聯大,歷任中學教師、北京市文聯干部、《北京文藝》編輯、北京京劇院編輯。被譽為“抒情的人道主義者,中國最后一個純粹的文人,中國最后一個士大夫。”

汪曾祺在短篇小說創作上頗有成就,對戲劇與民間文藝也有深入鉆研。著有小說集《邂逅集》,小說《受戒》《沙家浜》《大淖記事》,散文集《蒲橋集》,還寫了他的父親,大部分作品收錄在《汪曾祺全集》中。其散文《端午的鴨蛋》和《胡同文化》被選入中學語文課本。
 
汪曾祺的散文沒有結構的苦心經營,也不追求題旨的玄奧深奇,平淡質樸,娓娓道來,如話家常。
他以個人化的細小瑣屑的題材,使“日常生活審美化”,糾偏了那種集體的“宏大敘事”;以平實委婉而又有彈性的語言,反撥了籠罩一切的“毛話語”的僵硬;以平淡、含蓄節制的敘述,暴露了濫情的、夸飾的文風之矯情,讓人重溫曾經消逝的古典主義的名士風散文的魅力,從而折射出中國當代散文的空洞、浮夸、虛假、病態,讓真與美、讓日常生活、讓恬淡與雍容回歸散文,讓散文走出“千人一面,千部一腔”,功不可沒。
汪曾祺的散文不注重觀念的灌輸,但發人深思。如《吃食和文學》的《苦瓜是瓜嗎》,其中談到苦瓜的歷史,人對苦瓜的喜惡,北京人由不接受苦瓜到接受,最后談到文學創作問題:“不要對自己沒有看慣的作品輕易地否定、排斥”“一個作品算是現實主義的也可以,算是現代主義的也可以,只要它真是一個作品。作品就是作品。正如苦瓜,說它是瓜也行,說它是葫蘆也行,只要它是可吃的。
 
汪曾祺的小說充溢著“中國味兒”。正因為他對傳統文化的摯愛,因而在創作上追求回到現實主義,回到民族傳統中去。在語言上則強調著力運用中國味兒的語言。汪曾祺小說中流溢出的美質,首先在于對民族心靈和性靈的發現,以近乎虔敬的態度來抒寫民族的傳統美德。為此,他寫成了膾炙人口的《受戒》和《大淖記事》。《受戒》中一對活潑可愛的小兒女之間萌發的天真無邪的朦朧愛情,蘊含著對生活和人生的熱愛,洋溢著人性和人情的歡歌。這種內在歡樂情緒是同古代樂府和民間情歌息息相通的。《大淖記事》的愛情故事略為曲折。娟美可人的巧云和年輕風流的錫匠十一子純真赤誠的愛情遭到野蠻的蹂躪,然而無比堅貞的愛竟可使生者死、死者生,使所有人為之敬佩,文中描寫的錫匠形象尤為鮮明。這是令作家“向往”和“驚奇”的美,它深藏在民間,深藏在民族的傳統中。
然而,在展示美與健康的人性的同時,也常常對人性的丑惡發出深沉的嘆喟。《釣人的孩子》反映的是貨幣使人變魔鬼,《珠子燈》揭示的是封建貞操觀念的零落。《異秉》中對市井平民沿襲為常的僵硬刻板生活,于生無望而求助于“異秉”的猥瑣心理,也進行了不無調侃的諷刺:《八千歲》中米店老板的心理自我調節也頗似阿Q。
對于自卑、平庸、麻木的心理狀態,作者都有所針砭,但畢竟同情與悲憫要多于批判。因為在作者看來,今天寫過去的事,需要經過反復沉淀,除凈火氣,特別是除凈感傷主義。所以即使在《八月驕陽》中寫老舍之死時,也只是將一腔憤懣深藏在凄清和冷寂中。除凈火氣、感傷,達到恬靜、淡泊,可說是汪曾祺小說的主要風格,也是他饒有特色的“抒情現實主義的心理基礎”。

汪曾祺小說經典

簡介:本書精選出汪曾祺最具代表性的經典小說作品,使讀者能集中體味他“京派小說”的獨特藝術風韻。本書包括《復仇》、《受戒》、《異秉》、《八千歲》、《七里茶坊》、《故里三陳》等經典短篇。 汪曾祺,中國最后一個士大夫,汪曾祺以散文筆調寫小說,寫出了家鄉五行八作的見聞和風物人情、習俗民風,富于地方特色。作品在疏放中透出凝重,于平淡中顯現奇崛,情韻靈動淡遠,風致清逸秀異。 “我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諧。”“我寫的是美,是健康的人性

汪曾祺散文

簡介:本書是汪曾祺的散文作品集,包括花園;關于葡萄;冬天;夏天;我的家鄉;夏天的昆蟲;北京的秋花等。

獨坐

簡介: 汪老被譽為最有人情味的作家。他的散文近年來被越來越多的年青人喜歡,皆因從他的文字中可以找到面對生活的雅趣,可以安撫疲憊的心靈。汪老生前最愛一人獨坐沙發上東想西想,他的許多文章由此構思而來。因此,此書取名《獨坐》。本書分為四部分:憶舊、遐想、閑說、文談。全新的選本,獨特的插圖,為書營造了最美的氣場。 www/xiaoshuotxt/net

獨酌

簡介: 此書遵循的是一個“醺”字。醺,微醉也,醺醺然,是一種幸福、樂觀、忘我、沒有煩事的境界,也是一個較為放開的世界。平日不敢說的不敢想的,此時可以放開了胸襟。說者痛快,聽者忘我。 www.xiaOShuOtxT.net

獨坐小品

簡介: 這二年我寫小說較少,散文寫得較多。寫散文比寫小說總要輕松一些,不要那樣苦思得直眉瞪眼。但我還是習慣在沙發里坐著,把全文想得成熟了,然后伏案著筆。這些散文大都是獨坐所得,因此此集取名為《獨坐小品》。 WWW.xiAosHuoTXT.net

2014年七乐彩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