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TXT小說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xstt5.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名著 > 《貓城記》在線閱讀 > 正文 第十章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貓城記》 作者:老舍

第十章

    又來了軍隊,兵丁的脖子上全拴著一圈紅繩。我一向沒見過這樣的軍隊,又不好意思問小蝎,我知道他已經快被那群學者氣死了。小蝎看出我的心意來,他忽然瘋了似的狂笑:“你不曉得這樣的是什么軍隊?這就是國家夫司基軍。別國有過這樣的組織,脖子上都帶紅繩作標幟。國家夫司基軍,在別國,是極端的愛國,有國家沒個人。一個褊狹而熱烈的夫司基。我們的紅繩軍,你現在看見了,也往平安地方調動呢,大概因為太愛國了,所以沒法不先謀自己的安全,以免愛國軍的解體。被敵人殺了還怎能再愛國呢?你得想到這一層!”小蝎又狂笑起來,我有點怕他真是瘋了。我不敢再說什么,只一邊走一邊看那紅繩軍。在軍隊的中心有個坐在十幾個兵士頭上的人,他項上的紅繩特別的粗。小蝎看了他一眼,低聲向我說:“他就是紅繩軍的首領!他想把政府一切的權柄全拿在他一人手里,因為別國有因這么辦而強勝起來的。現在他還沒得到一切政權,可是他比一切人全厲害——我所謂的厲害便是狡猾。我知道他這是去收拾皇上,實行獨攬大權的計劃,我知道!”

    “也許那么著貓國可以有點希望?”我問。

    “狡猾是可以得政權,不見得就能強國,因為他以他的志愿為中心,國家兩個字并不在他的心里。真正愛國的是向敵人灑血的。”

    我看出來:敵人來到是貓人內戰的引火線。我被紅繩軍的紅繩弄花了眼,看見一片紅而不光榮的血海,這些軍人在里邊泅泳著。

    我們已離開了貓城。我心里不知為什么有個不能再見這個城的念頭。又走了不遠,遇見一群貓人,對于我這又是很新奇的:他們的身量都很高,樣子特別的傻,每人手里都拿著根草。迷,半天沒說一句話,忽然出了聲:“好啦,西方的大仙來了!”

    “什么?”小蝎,對迷向來沒動過氣的,居然是聲色俱厲了!迷趕緊的改嘴:

    “我并不信大仙!”

    我知道因我的發問可以減少他向迷使氣:“什么大仙?”小蝎半天也沒回答我,可是忽然問了我一句:“你看,貓人的最大缺點在哪里?”

    這確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我一時回答不出。

    小蝎自己說了:“糊涂!”我知道他不是說我糊涂。又待了半天,小蝎說:“你看,朋友,糊涂是我們的要命傷。在貓人里沒有一個是充分明白任何事體的。因此他們在平日以摹仿別人表示他們多知多懂,其實是不懂裝懂。及至大難在前,他們便把一切新名詞撇開,而翻著老底把那最可笑的最糊涂的東西——他們的心靈底層的巖石——拿出來,因為他們本來是空洞的,一著急便顯露了原形,正如小孩急了便喊媽一樣。我們的大家夫司基的信徒一著急便喊馬祖大仙,而馬祖大仙根本的是個最不迷信的人。我們的革命家一著急便搬運西方大仙,而西方大仙是世上最沒仙氣最糊涂的只會拿草棍的人。問題是沒有人懂的,等到問題非立待解決不可了,大家只好求仙。這是我們必亡的所以然,大家糊涂!經濟,政治,教育,軍事等等不良足以亡國,但是大家糊涂足以亡種,因為世界上沒有人以人對待糊涂象畜類的人的。這次,你看著,我們的失敗是無疑的了;失敗之后,你看著,敵人非把我們殺盡不可,因為他們根本不拿人對待我們,他們殺我們正如屠宰畜類,而且決不至于引起別國的反感,人們看殺畜類是不十分動心的;人是殘酷的,對他所不崇敬的——他不崇敬糊涂人——是毫不客氣的去殺戮的。你看著吧!”

    我真想回去看看西方大仙到底去作些什么,可是又舍不得小蝎與迷。

    在一個小村里我們休息了一會兒。所謂小村便是只有幾處塌倒的房屋,并沒有一個人。

    “在我的小時候,”小蝎似乎想起些過去的甜蜜,“這里是很大的一個村子。這才幾年的工夫,連個人影也看不到了。滅亡是極容易的事!”他似乎是對他自己說呢,我也沒細問他這小村所以滅亡的原因,以免惹他傷心。我可以想象到:革命,革命,每次革命要戰爭,而后誰得勝誰沒辦法,因為只顧革命而沒有建設的知識與熱誠,于是革命一次增多一些軍隊,增多一些害民的官吏;在這種情形之下,人民工作也是餓著,不工作也是餓著,于是便逃到大城里去,或是加入只為得幾片迷葉的軍隊,這一村的人便這樣死走逃亡凈盡。革命而沒有真知識,是多么危險的事呢!什么也救不了貓國,除非他們知道了糊涂是他們咽喉上的繩子。

    我正在這么亂想,迷忽然跳起來了,“看那邊!”西邊的灰沙飛起多高,象忽然起了一陣怪風。

    小蝎的唇顫動著,說了聲:“敗下來了!”

    “你們藏起去!”小蝎雖然很鎮靜,可是顯出極關切的樣子,他的眼向來沒有這么亮過。“我們的兵上陣雖不勇,可是敗下來便瘋了。快藏起去!”他面向著西,可是還對我說:“朋友,我把迷托付給你了!”他的臉還朝著西,可是背過一只手來,似乎在萬忙之中還要摸一摸迷。

    迷拉住他的手,渾身哆嗦著說:“咱們死在一處!”

    我是完全莫名其妙。帶著迷藏起去好呢,還是與他們兩個同生死呢?死,我是不怕的!我要考慮的是哪個辦法更好一些。我知道:設若有幾百名兵和我拚命,我那把手槍是無用的。我顧不得再想,一手拉住一個就往村后的一間破房里跑。不知道我是怎樣想起來的,我的計劃——不,不是計劃,因為我已顧不得細想;是直覺的一個閃光,我心里那么一閃,看出這么條路來:我們三個都藏起去,等到大隊過去,我可以冒險去捉住一個散落的兵,便能探問出前線的情形,而后再作計較。不幸而被大隊——比如說他們也許在此地休息一會兒——給看見,我只好盡那把手槍所能為的抵擋一陣,其余便都交給天了。

    但是小蝎不干。他似乎有許多不干的理由,可是顧不得說;我是莫名其妙。他不跑,自然迷也不會聽我的。我又不知道怎樣好了。西邊的塵土越滾越近;貓人的腿與眼的厲害我是知道的;被他們看見,再躲就太晚了。

    “你不能死在他們手里!我不許你那么辦!”我急切的說,還拉著他們倆。

    “全完了!你不必陪上一條命;你連迷也不用管了,隨她的便吧!”小蝎也極堅決。

    講力氣,他不是我的對手;我摟住了他的腰,半抱半推的硬行強迫;他沒掙扎,他不是撒潑打滾的人。迷自然緊跟著我。這樣,還是我得了勝,在村后的一間破屋藏起來。我用幾塊破磚在墻上堆起一個小屏,順著磚的孔隙往外看。小蝎坐在墻根下,迷坐在一旁,拉著他的手。

    不久,大隊過來了。就好象一陣怪風裹著灰沙與敗葉,整團的前進。嘈雜的聲音一陣接著一陣,忽然的聲音小了一些,好象波濤猛然低降,我閉著氣等那波浪再猛孤丁的涌起。人數稀少的時候,能看見兵們的全體,一個個手中連木棍也沒有,眼睛只盯著腳尖,驚了魂似的向前跑。現象的新異使我膽寒。一個軍隊,沒有馬鳴,沒有旗幟,沒有刀槍,沒有行列,只在一片熱沙上奔跑著無數的裸體貓人,個個似因驚懼而近乎發狂,拚命的急奔,好似嚇狂了的一群,一地,一世界野人。向來沒看見過這個!設若他們是整著隊走,我決不會害怕。

    好大半天,兵們漸漸稀少了。我開始思想了:兵們打了敗仗,小蝎干什么一定要去見他們呢?這是他父親的兵,因打敗而和他算賬?這在情理之中。但是小蝎為何不躲避他們而反要迎上去呢?想不出道理來。因迷惑而大了膽,我要冒險去拿個貓兵來。除了些破屋子,沒有一棵樹或一個障礙物;我只要跳出去,便得被人看見!又等了半天,兵們更稀少了,可是個個跑得分外的快;大概是落在后面特別的害怕而想立刻趕上前面的人們。去追他們是無益的,我得想好主意。好吧,試試我的槍法如何。我知道設若我若打中一個,別人決不去管他。前面的人聽見槍響也決不會再翻回頭來。可是怎能那么巧就打中一個人正好不輕不重而被我生擒了來呢?再說,打中了他,雖然沒打到致命的地方,而還要審問他,槍彈在肉里而還被審,我沒當過軍官,沒有這分殘忍勁兒。這個計策不高明。

    兵們越來越少了。我怕起來:也許再待一會兒便一個也剩不下了。我決定出去活捉一個來。反正人數已經不多,就是被幾個貓兵圍困住,到底我不會完全失敗。不能再耽延了,我掏出手槍,跑出去。事情不永遠象理想的那么容易,可也不永遠象理想的那么困難。假如貓兵們看見了我就飛跑,管保追一天我也連個影也捉不到。可是居然有一個兵,忽然的看見我,就好象小蛙見了水蛇,一動也不動的呆軟在那兒了。其余的便容易了,我把他當豬似的扛了回來。他沒有喊一聲,也沒掙扎一下;或者跑得已經過累,再加上驚嚇,他已經是半死了。

    把他放在破屋里,他半天也沒睜眼。好容易他睜開眼,一看見小蝎,他好象身上最嬌嫩的地方挨了一刺刀似的,意思是要立起來撲過小蝎去。我握住他的胳臂。他的眼睛似是發著火,有我在一旁,他可是敢怒而不敢言。

    小蝎好象對這個兵一點也不感覺興趣,他只是拉著迷的手坐著發呆。我知道,我設若溫和的審問那個兵,他也許不回答;我非恐嚇他不可。恐嚇得到了相當的程度,我問他怎樣敗下來的。

    他似乎已忘了一切,呆了好大半天他好象想起一點來:“都是他!”指著小蝎。

    小蝎笑了笑。

    “說!”我命令著。

    “都是他!”兵又重了一句。我知道貓人的好啰嗦,忍耐著等他把怒氣先放一放。

    “我們都不愿打仗,偏偏他騙著我們去打。敵人給我們國魂,他,他不許我們要!可是他能,只能,管著我們;那紅繩軍,這個軍,那個軍,也是他調去的,全能接。外國人的國魂平平安安的退下來,只剩下我們被外國人打得魂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我們是他爸爸的兵,他反倒不照應我們,給我們放在死地!我們有一個人活著便不能叫他好好的死!他爸爸已經有意把我們撤回來,他,他不干!人家那平安退卻的,既沒受傷,又可以回去搶些東西;我們,現在連根木棍也沒有了,叫我們怎么活著?!”他似乎是說高興了,我和小蝎一聲也不出,聽著他說;小蝎或者因心中難過也許只是不語而并沒聽著,我呢,兵的每句話都非常的有趣,我只盼望他越多說越好。

    “我們的地,房子,家庭,”兵繼續的說:“全叫你們弄了去;你們今天這個,明天那個,越來官越多,越來民越窮。搶我們,騙我們,直落得我們非去當兵不可;就是當兵幫助著你們作官的搶,你們到底是拿頭一份,你們只是怕我們不再幫助你們,才分給我們一點點。到了外國人來打你們,來搶你們的財產,你叫我們去死,你個瞎眼的,誰能為你們去賣命!我們不會作工,因為你們把我們的父母都變成了兵,使我們自幼就只會當兵;除了當兵我們沒有法子活著!”他喘了一口氣。我乘這個機會問了他一句:“你們既知道他們不好,為什么不殺了他們,自己去辦理一切呢?”

    兵的眼珠轉開了,我以為他是不懂我的話,其實他是思索呢。呆了一會兒,他說:“你的意思是叫我們革命?”

    我點了點頭;沒想到他會知道這么兩個字——自然我是一時忘了貓國革命的次數。

    “不用說那個,沒有人再信!革一回命,我們丟點東西,他們沒有一個不壞的。就拿那回大家平分地畝財產說吧,大家都是樂意的;可是每人只分了一點地,還不夠種十幾棵迷樹的;我們種地是餓著,不種也是餓著,他們沒辦法;他們,尤其是年青的,只管出辦法,可是不管我們肚子餓不餓。不治肚子餓的辦法全是糊涂辦法。我們不再信他們的話,我們自己也想不出主意,我們只是誰給迷葉吃給誰當兵;現在連當兵也不準我們了,我們非殺不可了,見一個殺一個!叫我們和外國人打仗便是殺了我們的意思,殺了我們還能當兵吃迷葉嗎?他們的迷葉成堆,老婆成群,到如今連那點破迷葉也不再許我們吃,叫我們去和外國人打仗,那只好你死我活了。”

    “現在你們跑回來,專為殺他?”我指著小蝎問。“專為殺他!他叫我們去打仗,他不許我們要外國人給的國魂!”

    “殺了他又怎樣呢?”我問。

    他不言語了。

    小蝎是我經驗中第一個明白的貓人,而被大家恨成這樣;我自然不便,也沒工夫,給那個兵說明小蝎并非是他所應當恨的人。他是誤以小蝎當作官吏階級的代表,可是又沒法子去打倒那一階級,而只想殺了小蝎出口氣。這使我明白了一個貓國的衰亡的真因:有點聰明的想指導著人民去革命,而沒有建設所必需的知識,于是因要解決政治經濟問題而自己被問題給裹在旋風里;人民呢經過多少次革命,有了階級意識而愚笨無知,只知道受了騙而一點辦法沒有。上下糊涂,一齊糊涂,這就是貓國的致命傷!帶著這個傷的,就是有亡國之痛的刺激也不會使他們咬著牙立起來抵抗一下的。

    該怎樣處置這個兵呢?這倒是個問題。把他放了,他也許回去調兵來殺小蝎;叫他和我們在一塊,他又不是個好伴侶。還有,我們該上哪里去呢?

    天已不早了,我們似乎應當打主意了。小蝎的神氣似乎是告訴我:他只求速死,不必和他商議什么。迷自然是全沒主張。我是要盡力阻止小蝎的死,明知這并無益于他,可是由人情上看我不能不這么辦。上哪里去呢?回貓城是危險的;往西去?正是自投羅網,焉知敵人現在不是正往這里走呢!想了半天,似乎只有到外國城去是萬全之策。

    但是小蝎搖頭。是的,他肯死,也不肯去丟那個臉。他叫我把那個兵放了:“隨他去吧!”

    也只好是隨他去吧。我把那個兵放了。

    天漸漸黑上來;異常的,可怕的,靜寂!心中準知道四外無人,準知道遠處有許多潰兵,準知道前面有敵人襲來,這個靜寂好象是在荒島上等著風潮的突起,越靜心中越緊張。自然貓國滅亡,我可以到別國去,但是為我的好友,小蝎,設想,我的心似乎要碎了!一間破屋中過著亡國之夕,這是何等的悲苦。就是對于迷,現在我也舍不得她了。在亡國的時候才理會到一個“人”與一個“國民”相互的關系是多么重大!這個自然與我無關,但是我必須為小蝎與迷設想,這么著我才能深入他們的心中,而分擔一些他們的苦痛;安慰他們是沒用的,國家滅亡是民族愚鈍的結果,用什么話去安慰一兩個人呢?亡國不是悲劇的舒解苦悶,亡國不是詩人的正義之擬喻,它是事實,是鐵樣的歷史,怎能純以一些帶感情的話解說事實呢!我不是讀著一本書,我是聽著滅亡的足音!我的兩位朋友當然比我聽的更清楚一些。他們是詛咒著,也許是甜蜜的追憶著,他們的過去一切;他們只有過去而無將來。他們的現在是人類最大的恥辱正在結晶。

    天還是那么黑,星還是那么明,一切還是那么安靜,只有亡國之夕的眼睛是閉不牢的。我知道他們是醒著,他們也知道我沒睡,但是誰也不能說話,舌似乎被毀滅的指給捏住,從此人與國永不許再出聲了。世界上又啞了一個文化,它的最后的夢是已經太晚了的自由歌唱。它將永不會再醒過來。它的魂靈只能向地獄里去,因為它生前的紀錄是歷史上一個污點。

    大概是快天亮了,我矇卑的睡去。

    噹噹!兩響!我聽見已經是太晚了。我睜開眼——兩片血跡,兩個好朋友的身子倒地上,離我只有二尺多遠。我的,我的手槍在小蝎的身旁!

    要形容我當時的感情是不可能的。我忘了一切,我不知道心里哪兒發痛。我只覺得兩個活潑潑的青年瞪著四個死定的眼看著我呢。活潑潑的?是的,我一時腦子里不能轉彎了,想不到他們會停止了呼吸的。他們看著我,但是并沒有絲毫的表情,他們象捉住一些什么肯定的意義,而只要求我去猜。我看著他們,我的眼酸了,他們的還是那樣的注視。他們把個最難猜透的謎交給我,而我忘了一切。我想不出任何方法去挽回生命;在他們面前我覺得到人生的脆弱與無能。我始終沒有落淚;除了他們是躺著,我是立著,我完全和他們一樣的呆死。無心的,我蹲下,摸了摸他們,還溫暖,只是沒有了友誼的回應;他們的一切只有我所知道的那點還存在著,其余的,他們自己已經忘了。死或者是件靜美的事。迷是更可憐的。一個美好的女子豈是為亡國預備的呢。我的心要碎了。民族的罪惡懲罰到他們的姊妹妻母;就算我是上帝,我也得后悔為這不爭氣的民族造了女子!

    我明白小蝎,所以我更可憐迷;她似乎無論怎樣也不應當死;小蝎有必死的理由。可是,與國家同死或者不需要什么辯論?民族與國家,在這個世界上,還有種管轄生命的力量。這個力量的消失便是死亡,那不肯死的只好把身體變作木石,把靈魂交與地獄。我更愛迷與小蝎了。我恨不能喚醒他們,告訴他們,他們是純潔的,他們的靈魂還是自己的。我恨不能喚起他們,帶他們到地球上來享受生命一切應有的享受。幻想是無益的;除了幻想卻只有悲哀。我無論怎樣幻想,他們只是呆呆的不動;他們似乎已忘了我是個好朋友。不管我心中怎樣疼痛,他們一點也不欣賞,生死之間似隔著幾重天。生是一切,死是一切,生死中間隔著個無限大的不可知。我似乎能替花鳥解釋一些什么,我不能使他們再出一聲。死的緘默是絕對的真實:我不知怎樣好了,可是他們決定不再動了。我覺不到生命還有什么意義。

    就是那么呆呆的守著他們,一直到太陽出來。他們的形體越來越看得清楚,我越覺得沒有主張。光射在迷的臉上,還是那么美好,可愛,只是默默不語。小蝎的頭窩在墻角,臉上還不時的帶出那種無聊的神氣,好象死還沒醫治了他的悲觀,迷的臉上一點害怕的樣子沒有了。

    我不能再守著他們。這是我心中忽然覺出來的。設若再繼續下去,我一定會瘋。離開他們?這么一想,我那始終沒落的眼淚雨似的落下來。茫茫大地,我到哪里去?舍了兩個好朋友,獨自去游浪,這比我離開地球的時候難堪得多多了。異地的孤寂是難以擔當的,況且是由于死別,他們的死將永遠追隨著我。我哭了不知好久,我雙手拉住他們,幾乎是喊著:迷,小蝎,再見了!

    顧不得埋掩他們,我似乎只要再耽誤一秒鐘,便永不能起身了。咬一咬牙,拾起我的手槍,跳出破墻。走開幾步,我回頭看了看;決定不再回去,叫他們的尸身腐爛在那里,我不能再回去!我罵我自己,不祥的人,由地球上同來的朋友死在這里,現在又眼看著他們倆這樣,我應當永不再交朋友!往哪里走?回貓城,當然的。那是我的家。

    路上一個人不見,死籠罩住一切。天空是灰的,灰黃的路上臥著幾個死兵,白尾鷹們正在啄食,上下飛舞,尖苦的叫著。我走得飛快,可是眼中時常看見迷的笑,耳中似乎聽到小蝎慣說的字句,他們是追隨著我呢。快到了貓城,我的心跳得緊;是希冀,是恐怖,我說不清。到了,沒有一個人。街上臥著,東一個,西一個,許多婦女。兵們由此經過,我猜得出其中的道理。“花也跑了!”我似乎又聽見迷在我耳旁說。是的,花要是不走,也必定被兵們害死。我顧不得細看,一直往前跑,到了大鷹的頭懸掛所在,他還在那里守著這空城,頭上的肉已被鷹鳥啄盡。他是這死寂貓城的靈魂。跑到小蝎的住處,什么也沒有了,連墻都推倒了兩處。兵們沒有把小蝎的任何東西留下,我真愿意得著一點,無論是什么,作個紀念物。我只好走吧,這個地方的一磚一石都能引下我的淚。

    我往東去,我知道人們都在那邊。回頭看了看,灰空中立著個死城!

    向大蝎的迷林走去,這是我認識的一條路。路上那個小村已經沒人了,我知道兵們一定已由此經過了。到了迷林,沒有人。我坐在樹下休息了一會兒。還得走,靜寂逼迫著我動作。向前走到我常洗澡的沙灘那里,從霧氣中我看見些行人往西來。我猜想,這或者是大局已有轉機,所以人們又要回貓城去。一會兒比一會兒人多了,有許多貴人還帶著不少的兵。我坐在河岸上一邊休息一邊觀察。人越來越多,帶兵的人們似乎都爭著往前跑,象急于去得到一些利益似的。一來二去,因為爭路,兵們開始打起來,而且貴人們親自指揮著。我莫名其妙。貓人的戰爭是不易見勝負的,大家只用木棍相擊,輕易不致打倒一個;打的工夫還不如轉的工夫多,你躲我,我躲你,非趕到有人失神,木棍是沒有碰到身上的機會。工夫大了,大家還是亂轉,而且是越轉相距越遠。有一隊,一邊打,一邊往前轉,大概是指揮人要乘著大家亂打的當兒,把他的兵轉到前面去,好繼續往西走。這一隊離河岸較近,我認出來,為首的是大蝎。他到底是有些策略。又待了一會兒,他的兵們全轉在前面來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們一擺脫清便向前急進。

    我的機會到了。似乎是飛呢,我趕上了大蝎。

    他似乎很愿意見著我,同時又似乎連講話都顧不得,急于往前跑。我一邊喘一邊問他,干什么去。

    “請跟我去!跟我去!”他十分懇切的說:“敵人就快到貓城了!也許已過了那里,說不定!”

    我心中痛快了一些,大概是到了不能不戰的時候了,大家一齊去保護貓城,我想。可是,大家要都是去迎敵,為什么半路上自己先打起來呢?我想的不對!我告訴大蝎,他不告訴我干什么去,我不能跟他走。

    他似乎不愿說實話,可是又好象很需要我,而且他知道我的脾氣,他說了實話:“我們去投降,誰先到誰能先把京城交給敵人,以后自不愁沒有官作。”

    “請吧!”我說:“沒那個工夫陪你去投降!”沒有再和他說第二句話,我便扭頭往回走。

    后面的兵也學著大蝎,一邊打一邊前進了。我看見那位紅繩軍的領袖也在其中,仍舊項上系著極粗的紅繩,精神百倍的爭著往前去投降。

    我正看著,前面忽然全站定了。轉過頭來,敵人到了,已經和大蝎打了對面。這我倒要看看了,看大蝎怎樣投降。

    我剛跑到前面,后面的那些領袖也全飛奔前來。紅繩軍的首領特別的輕快象個燕子似的,一落便落在大蝎的前面,向敵人跪好。后面的領袖繼續也全跪好,就好象咱們老年間大家庭出殯的時候,靈前跪滿了孝子賢孫。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貓人的敵軍。他們的身量,多數都比貓人還矮些。看他們臉上的神氣似乎都不大聰明,可是分明的顯出小氣與毒狠的樣子。我不知道他們的歷史與民性,無從去判斷,他們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這樣罷了。他們手里都拿條象鐵似的短棍,我不知道它們有什么用處。等貓人首領全跪好了,矮人們中的一個,當然是長官了,一抬手,他后面的一排兵,極輕巧的向前一躥,小短棍極準確的打在大蝎們的頭上。我看得清楚極了,大蝎們全一低頭,身上一顫,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莫非短棍上有電?不知道。后面的貓人看見前面投降的首領全被打死,哎呀,那一聲喊,就好象千萬個刀放在脖子上的公雞。喊了一聲,就好象比聲音還快,一齊向后跑去。一時被擠倒的不計其數,倒了被踩死的也很多。敵人并沒有追他們。大蝎們的尸首被人家用腳踢開,大隊慢慢的前進。

    我想起小蝎的話:“敵人非把我們殺盡不可!”

    可是,我還替貓人抱著希望:投降的也是被殺,難道還激不起他們的反抗嗎?他們假如一致抵抗,我不信他們會滅亡。我是反對戰爭的,但是我由歷史上看,戰爭有時候還是自衛的唯一方法;遇到非戰不可的時候,到戰場上去死是人人的責任。褊狹的愛國主義是討厭的東西,但自衛是天職。我理想著貓人經過這一打擊,必能背城一戰,而且勝利者未必不是他們。

    我跟著大隊走。那方才沒被踩死而跑不了的,全被矮兵用短棍結果了性命。我不能承認這些矮子是有很高文化的人,但是拿貓人和他們比,貓人也許比他們更低一些。無論怎說,這些矮人必是有個,假如沒有別的好處,國家觀念。國家觀念不過是擴大的自私,可是它到底是“擴大”的;貓人只知道自己。

    幸而和小蝎起行的時候,身旁帶了些迷葉,不然我一定會餓死的。我遠遠的跟著矮人的大隊,不要說是向他們乞求點吃食,就是連挨近他們也不敢。焉知他們不拿我當作偵探呢。一直的走到我的飛機墜落處,他們才休息一下。我在遠遠望著,那只飛機引起了他們注意,這又是他們與貓人不同之處,這群人是有求知心的。我想起我的好友,可憐,他的那些殘骨也被他們踐踏得粉碎了!

    他們休息了一會兒,有一部分的兵開始掘地。工作得很快,看著他們那么笨手笨腳的,可是說作便作,不遲疑,不懶散,不馬馬虎虎,一會兒的工夫他們挖好了深大的一個坑。又待了一會兒,由東邊來了許多貓人,后面有幾個矮子兵趕著,就好象趕著一群羊似的。趕到了大坑的附近,在此地休息著的兵把他們圍住,往坑里擠。貓人的叫喊真足以使鐵作的心也得碎了,可是矮兵們的耳朵似乎比鐵還硬,拿著鐵棒一個勁兒往坑里趕。貓人中有男有女,而且有的婦女還抱著小娃娃。我的難過是說不出來的,但是我沒法去救他們。我閉上眼,可是那哭喊的聲音至今還在我的耳旁。哭喊的聲音忽然小了,一睜眼,矮獸們正往坑中填土呢。整批的活埋!這是貓人不自強的懲罰。我不知道恨誰好,我只得了一個教訓:不以人自居的不能得人的待遇;一個人的私心便足以使多少多少同胞受活埋的暴刑!

    要形容一切我所看見的,我的眼得哭瞎了;矮人們是我所知道的人們中最殘忍的。貓國的滅亡是整個的,連他們的蒼蠅恐怕也不能剩下幾個。

    在最后,我確是看見些貓人要反抗了,可是他們還是三個一群,五個一伙的干;他們至死還是不明白合作。我曾在一座小山里遇見十幾個逃出來的貓人,這座小山是還未被矮兵占據的唯一的地方;不到三天,這十幾個避難的互相爭吵打鬧,已經打死一半。及至矮兵們來到山中,已經剩了兩個貓人,大概就是貓國最后的兩個活人。敵人到了,他們兩個打得正不可開交。矮兵們沒有殺他們倆,把他們放在一個大木籠里,他們就在籠里繼續作戰,直到兩個人相互的咬死;這樣,貓人們自己完成了他們的滅絕。

    我在火星上又住了半年,后來遇到法國的一只探險的飛機,才能生還我的偉大的光明的自由的中國。

五 六-文學 網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 加入收藏老舍作品集
老舍文集火葬老張的哲學文博士正紅旗下趕集小坡的生日四世同堂無名高地有了名火車集火車上的威風鼓書藝人荷珠配貧血集櫻海集青蛙騎手蛤藻集女店員我這一輩子誰先到了重慶

2014年七乐彩走势图表